全面二孩政策正式落地

2020-02-01 16:56

近日,西藏卫计委和人社厅联合下发《关于调整西藏自治区干部职工两孩生育待遇的通知》,规定女方每胎享受一年产假,配偶享受30天护理假,成为全国产假最长的地区。同时,该《通知》还人性化地规定,休假期间,夫妇双方工资待遇不变,因工作原因未能休满产假的,用人单位应给予适当补贴。

“尽管我们笼统地将其称为产假,但在严格意义上是产假+奖励假。”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沈建峰对记者说,“如果用人单位已经为劳动者缴纳生育保险,则在98天产假期间由社保基金向劳动者发放生育津贴,但奖励假期间由社保基金支付还是由用人单位买单,很多地区并没有明确,这也导致奖励产假难以落实。”

他建议,国家层面可以通过加大生育基金补贴和调整税收手段,将女职工生育负担分摊给全社会,使企业、国家和劳动者之间的负担份额趋于平衡合理,以减少女性就业歧视。

“产假绝不是越长越好,各地在制定政策时也不应盲目互相攀比。”沈建峰表示,相关部门应结合女性保护需要、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企业承受力等方面,理性评估产假的适合时长,并辅以完善的防止就业歧视制度,解决女性就业歧视举证难、赔偿少、责任轻等问题。

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符合二孩政策的人群中35岁以上的占三分之二,这类人群孕产风险增大,产后恢复功能也在弱化。为促进二孩政策实施,进一步保护高龄产妇健康,各地纷纷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,取消晚育假,将产假调整为“国家规定假期98天+生育奖励假”。

2016年1月1日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正式落地,同时我国修改实施了新的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》,规定符合法律法规生育子女的夫妻,可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其他福利待遇。

同时,孕期、产期和哺乳期法律的特别保护,在一定程度上都增加了企业的用工成本和管理成本。沈建峰表示,如果只是通过产假等增加女职工的保护,却没有相应防止就业歧视的规则完善,“保护”就有可能变成“侵害”,加剧女性就业困难。

“希望政府能通过为企业减轻税负或给予财政补贴的方式,帮助减轻女职工延长产假的成本负担。”一位企业家建议。(记者 柳姗姗)

他认为,首先应在国家、企业和个体之间均衡分配负担。对三期女性进行特殊保护,不仅涉及对女性自身利益的维护,还涉及种族延续和劳动力供给问题,事关社会和国家利益,因此,在企业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,国家也应负担相应责任。

2016年3月30日,《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正式施行,规定女职工凭生育证明增加产假60天,同时给予男方护理假15天,职工在享受婚假、产假、护理假期间,按其正常工作对待,工资、奖金照发,其他福利待遇不变。此外,女职工经本人申请,单位同意,可延长产假至一年,产假延长期间工资按原额的50%发放,不影响调整工资、晋升级别、计算工龄。

同时,还要完善生育保险制度,将奖励假等纳入生育津贴发放范围,以此避免“国家放假、企业买单”问题的出现。

调整后,部分地区女职工可享受的产假普遍达到138天至158天,其中最短的为128天,最长的为190天。也有部分地区采取弹性制产假,如北京、吉林、重庆三地规定,经女职工单位同意,女性还可延长假期。